發佈日期: 發佈留言

尋訪魯迅師長教師在中軸線的萍蹤–文找九宮格空間史–中國作家網

北京中軸線既是浩繁經典建筑對稱軸,也是浩繁文明元素會聚軸。很多在中國汗青上有著必定影響的仁人志士、文明名人都曾在此留下萍蹤。有名文學家、思惟家魯迅師長教師即是此中一位。他居京14年有余,在中軸線上留下很多印記。為探尋師長教師與中軸線的淵源,我悵然前往尋訪。

正陽門火車站:14次搭車進出北京城

我尋訪的第一站,是位于中軸線四周的正陽門火車站,平易近國時代有東站與西站之分。東站在正陽門箭樓東側,稱“京奉鐵路正陽門東車站”。西站在正陽門甕城西月墻外,稱“正陽門西車站”,又稱“前門西車站”。

乘地鐵1號線到前門站下車,出B口,便看見了正陽門東車站,其建筑為歐式作風,高峻而氣度。據《北京路況史話》載:該站始建于光緒二十九年(1903年),三年后正式啟用,先后易名前門站、北平東站、北京站。1958年新的北京火車站(今北京站)建成投進應用后,正陽門東車站于1959年停用。此刻為“中國鐵路博物館(正陽門館)”。

1912年,魯迅隨平易近國當局教導部遷往北京任務,這是他第一次到北京,5月5日在京奉鐵路正陽門東車站下車。據《魯迅日誌》當日誌云:“上午十一時船抵天津。下戰書三時半車發,途中彌看黃土,間有草木,無可不雅覽。約七時抵北京,宿長發店。夜至山會邑館。”而《魯迅與北京》記錄:“1912年5月5日晚7時,魯迅抵達北京,于京奉鐵路正陽門東車站下車,當晚住在長發店,第二天上午移進南半截胡同山會邑館,即今紹興會館。”

1919年,魯迅回紹興接母親魯瑞來京時,也是在正陽門東車站搭乘搭座火車。他在12月1日的日誌中云:“晨至前門乘京奉車,午抵天津換津浦車。”12月29日又云:“晨發天津,午抵前門站……自在出站,下戰書俱抵家。”

1926年8月26日下戰書,魯迅與許廣平停止了在北京的生涯而南往廈門年夜學任教,也是在正陽門東車站上的車。

魯迅最后一次在前門東站搭車,是1932年由上海來北京。11月13日誌云:“十三日,禮拜(日)。晴。午后二半鐘抵前門站。”

前門西車站是京漢鐵路在北京的起點站,始建于1900年12月,而今已消散,1924年魯迅往西安講學,就是由西站上的車。他在7月7日誌云:“赴西車站晚餐,餐畢登汽(火)車向西安,同業十余人。”此外,他還屢次“至前門外西車站(吃)飯”,由於那時的西站食堂是北京極著名的中餐館,魯迅屢次在此請伴侶就餐。

魯迅在北京,自乘火車踏進京都而后,一次往天津,三次回紹興,于1926年8月26日停止在北京的生涯南下廈門,以及兩度回京探親,共14次在中軸線旁的前門車站高低車。

散步于京奉鐵路正陽門東車站原址,有一種穿越時空之感。想象著魯迅師長教師一次次在此高低車,他那身著長衫,清癯而傲然的身影仿佛從悠遠的時間地道而來……

前門年夜柵欄:400屢次逛街、購物1對1教學

觀賞完中國鐵路博物館,即“京奉鐵路正陽門東車站”原址,我向東北而行,便離開正陽門箭樓南側的五牌坊,沿前門年夜街南行,很快離開年夜柵欄東口。查閱1912年至1926年《魯迅日誌》,發明他曾400屢次到年夜柵欄購物、就餐、尋游。

年夜柵欄建于明永樂十八年(1420年),時稱廊坊四條,弘治元年(1488年)在胡同口建立柵欄,故改稱年夜柵欄,清末此地構成京城有名的貿易街區。

沿著冷冷清清的街道向西而行,很快離開稻噴鼻村門店前。據《魯迅日誌》記錄,從1913年到1915年,他曾15次到年夜柵欄的“稻噴鼻村”購物,重要是南味點心。

北京稻噴鼻村開辦于清光緒年二十一年(1895年),最後位于前門外不雅音寺(今年夜柵欄西街),是京城生孩子運營南味食物的第一家。

魯迅之所以喜食稻噴鼻村糕點,與其生長周遭的狀況和飲食習氣有關。他誕生在浙江紹興,并在此渡過了童年和少年時代。江浙一帶風景充裕,滋養了人們喜食平淡、崇尚本味的飲食習氣,也孕育了頗具江浙風骨的老字號brand稻噴鼻村。

魯迅在日誌中,往稻噴鼻村購物多有記敘。此中1912年9月25日是中秋節,其當日誌云:“陰歷中秋也。見圓月冷光皎然,如家鄉焉,未知吾家仍以月餅祀之不。至稻噴鼻村買食品三品。”而1913年5月3日誌:“過稻噴鼻村買餅干一元。”同月24日又記:“過稻噴鼻村購餅餌、肴饌一元。”聚會場地同年11月1日誌:“上午晴。又至稻噴鼻村買臘腸、熏魚。”1915年4月25日誌:“下戰書往稻噴鼻村買食品。”

持續前行,便離開街北面的青云閣。細心不雅看,是一座典範的肩輿型建筑,樓有三層,由于年月長遠,已頗有滄桑之感,但不掉高峻、古樸。它曾居清末平易近初北京四年夜商場之首,集購物、文娛、飲食、喝茶于一體,人氣極旺。

據《魯迅日誌》記錄,從1912年到1922年間的十年里,他到青云閣喝茶、購物、會友、用餐等達34次之多。此中在1912年5月26日的日誌中寫道:“下戰書同季市、詩荃至不雅音寺街青云閣啜茗。”同年12月31日又記:“午后同季市至不雅音寺街……又共啜茗于青云閣,食蝦仁面合。”1913年9月7日另記:“禮拜歇息。下戰書至青云閣,又赴留黎廠(琉璃廠)買古泉(錢)六種,共銀二元。”1917年11月18日誌又云:“午同二弟往不雅音寺街買食餌,又至青云閣玉壺春飲茗,食春卷。”

此外,魯迅也常在青云閣樓下的小百貨店中趁便買些日用品。別的這里也有不少書展,魯迅在此屢次購書,并將所購書名、作者、書價等記在日誌里。

在年夜柵欄四周,還有多家飯店、酒樓,也是魯迅曾幫襯的處所。煤市街與食糧店街之間曾有致美樓飯莊(原名致美齋),清嘉慶十三年(1808年)停業,為舊京“八年夜樓”之一。魯迅1912年抵京后的第一場飯局就設在致美樓,時光是5月8日,其在日誌中記為“夜飲于致美齋,(蔡)國親作主”。同年8月21日又到致美樓赴宴,當日有“晚董恂士招飲于致美齋,同席者湯哲存、夏穗卿、何燮侯、張協和、錢稻蓀、許季黻”的記敘。而年夜柵欄“厚德福”、煤市街“玉樓春”、鮮魚口“同豐堂”、西河沿“宴賓樓”、廊坊頭條“擷英居”等,也留下魯迅就餐的萍蹤。

徜徉于年夜柵欄,走過一家家著名的老字號,那門頭上的匾額令人注視。想不到魯迅師長教師曾400屢次尋游于此,由此可見他對北京井市文明的喜愛。

中猴子園:80余次會友、就餐

分開前門年夜街,我搭車離開地處中軸線和長安街穿插點東南側,即天安門西側的中猴子園。元代此地為萬壽興國寺,明永樂十九年(1421年)在寺院原址上改建社稷壇,是天子祭奠土神和谷神之處,清代因循明制。辛亥反動以后由平易近國當局接收,并召募捐錢停止整修,1914年9月開辟了面臨長安街的正門,10月10日辟為公園向大眾開放,初稱“中心公園”。1928年為留念孫中山師長教師而更名“中猴子園”。

在北京的景致勝景中,魯迅往的次數最多的處所即是中猴子園,其日誌中就有82次記錄,但多記為“中心公園”。重要運動是會友、品茶、賞花、會餐等。公園內的來今雨軒、四宜軒、瑞記飯館和長美軒都曾是他屢次喫茶品茗、會餐的處所。

依照《魯迅日誌》的相干記敘,我先后尋游了來今雨軒、四宜軒、唐花塢等景不雅,盡管風景與百余年前有所分歧,但建筑格式沒有轉變。一邊尋游,一邊想著魯迅在日誌中所記敘的風景方位。

1917年中心公園內的淺顯藏書樓開放,8月21日魯迅前往觀賞,當日誌云:“晨細雨,公園內圖書閱覽所開端,乃往視之。”1924年4月13日禮拜天,上午他“至中心公園四宜軒,遇(錢)玄同,遂茗談至晚回”。5月2日“下戰書往中心公園飲茗,并不雅中日繪畫博覽會”。此次博覽會是在社稷壇舉行的,展出了中國畫家陳半丁、齊白石、姚茫父和japan(日本)畫家廣瀨東畝、小石翠雪等數十人的作品。5月30日“遇許欽文,邀之至中心公園飲茗”。1926年6月6日,魯迅“往中心公園看司徒喬所作畫博覽會,買二小幅”。司徒喬是魯迅很是觀賞的畫家,他還購置了兩幅畫掛在書房的墻上。同年7月間,魯迅與老友齊壽山合譯《小約翰》時,天天到中心公園譯書。他在7月6日誌云:“下戰書往中心公園,與齊壽山開端譯書。”而在《小約翰(新版)》內在的事務簡介中稱:“到中心公園,徑向商定的一個寂靜地方,壽山已先到,略一歇息,便開手對譯《小約翰》。”

1929年5月,魯迅回京投親時還往過幾回中心公園與伴侶聚首。5月20日,他在中心公園列席了一次婚禮,當日有記:“赴中心公園(此時已改稱‘中猴子園’)賀李秉中成婚,贈以花綢一丈。”24日又記:“上午郝蔭潭、楊慧修、馮至、陳煒謨來,午同至中猴子園午餐。”25日沉鐘社(古代文學集團)請魯迅在中猴子園進餐,并會商文學創作之事。這是魯迅最后一次到中猴子園,他在致許廣平的信中對中心公園有所描寫:“十點擺佈有沉鐘社的人來訪我,至午邀我到中心公園吃飯,一向談到五點才散……中心公園昨天是開放的,但到下戰書為止,游人未幾,景致粗略如舊,芍藥已開過,將謝了……”

中猴子園的來今雨軒是有名的茶室和飯店,也是近古代社會名人聚首之所。魯迅曾到此60余次,此中1917年至1929年日誌中就記載了27次到來今雨軒就餐、飲茗、扳談、閱報、翻譯小說等。

徜徉于來今雨軒,但見主體建筑具有濃烈的古典顏色,天井內花卉圍繞、假山、小橋、噴泉、瀑布相映成趣。沿疊翠廊拾階而上,憑欄遠眺,只見古樹蒼蒼,景致極為優雅。難怪魯迅愛好這里的風景,一次次到此會友、就餐、飲茗……

故宮博物院:20余次觀賞展覽或處置公事

故宮是中軸線的焦點區域,為明清兩代皇宮。查閱《魯迅日誌》,發明有20余次他到故宮運動的記載。

1914年10月24晝夜晚,魯迅在日誌寫道:“午晴。同錢稻孫至小店飯。下戰書與許仲南、季市游武英殿古物展覽場,殆如古董店耳。”1916年9月10日,記有“同三弟往益昌,俟子佩,飯后同赴中心公園,又游武英殿,晚回”。1917年10月7日是禮拜天,這一天魯迅“上午同二弟至王府井街食餅餌已游故宮殿,并不雅文華殿所列字畫,復游公園飲茗回”。由此可見,魯迅至多三次到故宮武英殿、文華殿觀賞展覽。

武英殿地處紫禁城中軸線西側,始建于明代永樂年間,明初帝王齋居、召見年夜臣皆于武英殿。崇禎十七年(1644年)春李自成占領皇宮之后曾在此打點軍務,兵敗山海關退回北京后,于此匆促舉辦稱帝儀式,遂敗出京城。清兵進關之初,攝政王多爾袞以此作為理事之所。1914年10月外務部在此設古物展覽場,對外展出承德清行宮及沈陽清故宮兩地方躲文物古玩及各類工藝品。魯迅屢次到此觀賞,并在日誌中有簡略記敘。

武英殿建筑範圍巨大,時逢暑期,到此教學場地觀賞的人良多,我只是在此促而不雅,隨后出武英門,東行至中軸路,向南而往,便離開紫禁城的正門午門,它是中軸線上的標志性建筑之一。

魯迅在日誌中屢次提到故宮午門,此中有1918年“玄月九日,下戰書往午門”的記敘,而1920年往的次數最多,此中4月17日至5月12日間有14個“下戰書,往午門”的記載。

本來,魯迅屢次到故宮午門是處置公事。他在教導部任僉事兼第一科科長,擔任管轄包含博物館、藏書樓、美術館等事項。據《魯迅日誌》注釋,他前去午門源于兩件事。一是為收拾“德華總會”躲書,包含對冊本的分類、收拾、保管,此中保管中有對冊本停止透風、晾曬,以免發霉。魯迅在《記說話》中對午門躲書有過表述,“教導部獲得這些書,便要收拾一下,分類一下”,“那時派了很多人,我也是此中的一個”。二是追蹤關心和領導“國立汗青博物館(今中國國度博物館前身之一)”的籌建。1912年7月成立的“國立汗青博物館準備處”,由蔡元培提倡,魯迅提出勘選于國子監為館址。1918年7月,遷址到紫禁城端門與午門,至1925年文物加入我的最愛達20多萬件,分金類、石器、刻石、玉類、陶器等共26類。1926年10月命名為“國立汗青博物館”,并對外開放。開放之前,魯迅一向予以追蹤關心和支撐,所以其日誌中便多有“往午門”“往汗青博物館”的記載。

午門因居中朝陽,位當子午而得名。其工具北三面城臺相連北面門樓,面闊九間,重檐黃瓦廡殿西城臺上各有廡房十三間,從門樓兩側向南排開,形如雁翅。整座建筑高下參差,擺佈照應,形若朱雀展翅,故有“五鳳樓”之稱。

散步于此,多有感歎。魯迅師長教師在京時代一次次前去于此,為“國立汗青博物館”的籌建支出很多血汗。遺憾的是1926年10月正式開放了,他卻在兩個月前分開北京,赴廈門任教往了。

什剎海:屢次尋游賞景、會友

什剎海是緊鄰中軸線一處水域坦蕩的景區,包含前海、后海和西海(又稱積水潭),其得名說法較多。據傳原周邊有十座梵剎而稱“十剎海”,后諧音為“什剎海”,為燕京名勝之一。明代《帝京景物略》中以“西湖春,秦淮夏,洞庭秋”來贊美其神韻。魯迅在京時代,曾屢次往過什剎海,重要在后海一帶運動。

查閱《魯迅日誌》,僅1912年,即魯迅到北京確當年,就屢次到過什剎海。1912年至1916年京師藏書樓設在什剎海后海的廣化寺,因魯迅擔任藏書樓的事務,所以他常往那里因公觀察或借閱圖書。而夏末秋初恰是什剎海的景觀色最惱人時節,所以他趁便在什剎海周邊轉轉或是喫茶品茗吃飯。

魯迅在1912年的日誌中有“八月二旬日,偕齊壽山游十剎海,飯于集賢樓(當為‘會賢堂’),下戰書四時始回寓”的記敘。那天,他與齊壽山等幾位同事在廣化寺京師藏書樓收拾古籍,到了吃午時飯時,大師散往。他與齊壽山出了廣化寺,邊走邊聊。當離開前海北岸一座二層小樓前時,齊壽山說:“這里是京城有名的‘八年夜堂’飯莊之一的會賢堂飯莊。我們就在這里吃飯吧?”魯迅稱好,于是二人走進會賢堂。他們臨窗而坐,魯迅很有興趣地看著窗外的風景。由於他在這里既感觸感染到了江南水鄉的別致,又領略了京城水色的秀美。

同年8月25日禮拜日歇息,午后錢稻蓀前來,魯迅與他“同往琉璃廠,又赴什剎海飲茗,旁(傍)晚回寓。”其后于9月1日、9月5日魯迅又接連往了兩次什剎海。“玄月一日,禮拜歇息。上午與季市就稻孫寓坐少頃,同至什剎海,已零落無行人,蓋已過陰歷七月看矣。”9月5日,瑜伽教室他和伴侶往什剎海喝下戰書茶,又聽伴侶說楊家園子在賣新穎葡萄,立即叫上伴侶跑往嘗鮮。其當天日誌寫道:“飯后偕稻孫步至什剎海飲茗,又步至楊家園子買葡萄,即在棚下啖之,迨回邑館已五時三非常。”

乘地鐵8號線,在地處中軸線上的什剎海站下車,出A2口,很快離開什剎海畔。沿湖畔巷子向東南行,便離開有名的銀錠橋家教。昔時魯迅與齊壽山顛末此橋時,齊壽山還向他先容過這座古橋。走過銀錠橋,沿后海北沿而行,便離開后海北岸的廣化寺,它是一座北京有名的釋教寺院,此刻是北京市釋教協會地點地。其廟門為三楹,青磚灰瓦,凝重而古樸。平易近國初期該寺為京師藏書樓時,魯迅屢次來過這里。因沒有開放,所以我未能進進觀賞。

由廣化寺前往,穿過銀錠橋,沿前海北沿而行,便離開地處前海北沿的會賢堂原址,它曾為京城有名的“八年夜堂”之一,魯迅屢次在此與友人、同事會餐。我向一位白叟刺探會賢堂的情形,他說1945年前后會賢堂就破產。1948年輔仁年夜學購作校友樓,后為中國音樂學院家眷宿舍,現存有文物建筑60余間,為北京市文物維護單元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